商汤

抱着老头er:勿忘初心【舔】

那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小皇帝

记朕的索妃(索尼),华皇后(华为)和联公公(联想)

1.
小皇帝望着身旁华皇后的睡颜,莫名觉着一阵烦闷。

2.
“朕身为一国之君,总得居安思危,通晓天下势局之变化,而不是闭门造车,做一个井底之蛙。”

“臣妾晓得,皇上有此心思是天下万民之大幸。”

“你既知如此,不去履行自己身为皇后的职责,结交各国大使,反而天天在这深宫后院做个花瓶,成何体统!”

“臣妾也是谨遵太后娘娘的教导,况且臣妾也实在是不会外交那一套呀,臣妾会的都是三宫六院的《宫心计》,《甄嬛传》,《金枝欲孽》罢了。”

得,小皇帝双手一摊,心说你这话我没法接。可是心里总是憋屈着呀,说一万遍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也没用,最后实在没忍住,喘着气冒了句:要是索妃,就不会如你这般无用了!

这下可好了。小皇帝坐在步撵上阴云密布,这大白天本就政事寥杂,想着找皇后分担下,结果也是白搭,现在还得上赶着被太后说一顿,真真是身无可恋。小皇帝心里气啊,朕能怎么办呢,朕也很绝望啊。

3.
华皇后原本不是皇后,索妃原本也不是妃嫔。

那索妃又是谁呢?

当年小皇帝身为太子,正直年少,又心高气傲,老皇帝指谁给做太子妃都不要,非得自己选。官家小姐们就看着太子像只耀武扬威的大公鸡,对这她们评头论足。没办法,谁让这位是个小祖宗,怎么办,忍着吧。但是索妃就没忍住,直接就问了:你怎么用鼻孔看人?

小太子当时还没发作呢,周围的人就先怪罪起来了,什么蛮荒之地的人没教养,太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在意什么的,只想着大事化了,千万别让这位祖宗给惦记了。只能说给当初在场狂立flag的众人点个赞,小太子一反应过来,瞬间就表示: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孤的注意。

忙叫宫人把人带到面前来问话。

“听他们说你是蛮荒的人啊?”

“蛮荒蛮夷都是你们这的叫法,反正我们不景气了,我也就不值钱了,就被送过来了。”

“那你们大草原的人都会什么呀?”

“机巧,演武,算数,演讲,仪表什么的我全都会,就是不会你们这里女子们闺阁里的道道。”

嘿,这个带劲儿!小太子于是力排众议,孤就喜欢这个单纯不做作的妖艳贱货,和闺阁里的小白花们一点都不一样,娶了她做索皇后。

也是这个索皇后,陪着小皇帝一起走过了刚登基的3,4年。这几年里小皇帝刚上任,大臣们阳奉阴违,母后垂帘听政,所有的闲言碎语明面上却也都不会冲着小皇帝去,只是明里暗里都欺负那个没有背景也没有人气的索皇后了。

小皇帝有时候也气急,生气起来也嫌弃过索皇后,气消了又忐忐忑忑不好意思道歉,索皇后总会笑着说着“我们大草原的人和你们这里的姑娘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不怕别人泼污水,不怕别人乱甩锅,更不怕命运给我们打击。”那爽朗而又灿烂的笑容每次都会闪得直叫小皇帝红了眼眶,只能紧紧抱着索皇后像个大孩子。

然而就是这么个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索皇后,还是倒下了。小皇帝握着躺在病床上的索皇后的手后悔不已,再怎么坚强那也是个人啊,哪有不会受伤的呢。本来太后和大臣们就不满索皇后占了后位,现在她倒了,更是想直接趁她病要她命了。

索皇后也心疼小皇帝天天顶着那么大的压力,还在她面前装的像个没事人,自己也就放弃了治疗,不想拖累小皇帝。小皇帝看在眼里,天天依旧给索皇后插科打诨,说人家都是久病成医,现在你病了这么久,反倒是我快成了半个神医了。

一个整夜整夜的不敢睡着,就怕一个睁眼索皇后人就没了,青乌的眼袋,胡子拉碴的下巴,布满血丝的红眼眶和沙哑的嗓音,另一个就像不知道自己身体日渐虚弱似的,每天颤颤巍巍笑的像朵褪了色的喇叭花。

4.
小皇帝闭上眼不看华皇后,却也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索性掀开被子下了床。

他走到外室就看到联公公蹲坐着靠着门,嘴里迷迷糊糊的含着奴才不知的噫语。听到声响睁开眼,就看到小皇帝单披了件外衫站在自己面前,顿时一个激灵醒了。还没出声询问小皇帝就摆了摆手,联公公也就见怪不怪的提起的灯,和主子一起轻轻的出了门,索性也不是第一次了。

小皇帝和联公公就在半夜三更的,沿着红墙慢慢的转悠。联公公在还叫小联子时候就跟着小皇帝了,看过小皇帝掏过鸟窝爬过墙,躲过抄书藏志怪。不提身为奴才的本分,但是从小照看到大的情义,联公公也算是难得的亲仆了。

小皇帝余光瞥了眼在身旁提灯引路的联公公,明明只大了小皇帝七八岁,现在却已经佝偻捶背,黄发生皱了,沉重疲惫的身体即使有意识的放轻脚步声,仍会在地上发出汲汲嗒嗒的苟延残喘。

索皇后最后的那一阵,朝堂和后宫两方都在给小皇帝施压,不得已,小皇帝自己斩除了左膀右臂,把联公公交给了太后,做出了投诚,由太后出面,安抚朝堂,并钦定了下一任华皇后,索皇后大难不死,变成了索妃,安生静养。

在朝堂稳定之后,联公公被太后放回了小皇帝身边,原本精神机灵的小联子成为了沉闷木讷的联公公,小皇帝不清楚联公公到底是监视还是试探,他只知道联公公确实哪里坏掉了,联公公把一切都埋葬给沉默,只是偶尔还是会慌神,冒出一两句:奴才不知道,奴才一贱骨头,主子的事奴才哪里清楚呢。

人心都是肉长得,哪有不疼的呢。小皇帝抬头看了看四四方方里的月亮,低声对联公公说:“小联子,是朕对不住你……你放心,朕之后不会再放弃你了。”一两句口头上的话又有什么用呢,联公公还是那个闷油瓶一样的联公公,脚步声,却是变得轻了。

5.
小皇帝夜半三更行踪可疑,丢下娇妻独自夜行,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缺失,一切尽在今日的听太后说。

一下早朝就被老娘叫去训话的小皇帝的内心是崩溃的。虽说这事是一回生二回熟,但是每次翻来覆去都是那么些话,再怎么孝顺,小皇帝也忍不了了。

“你又半夜不睡觉跑出去夜游,你说你是不是还想着那个索妃!”

“……儿子也不过是想出去转转,最近政事繁忙……”

“你少来这套!哀家看你就是不死心!政事你不能去找华皇后商量吗!”

“她那能力母后您不知道……”

“她不行那索妃就行了吗?哀家确实是不通政务,但哀家也不是要害你啊,那华皇后谁人不称赞她,要后台有后台,要人气有人气,大家都说好,而你喜欢的那个索妃,你看看有几个人夸的,弹丸小国的玩意,你怎么就那么上心!”

你看看,你看看,永远都是这幅理所当然的口吻。小皇帝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哀伤从胸腔蔓延至喉头,呛得他鼻子发酸,嘴唇得大力抿着才能不被人看出颤抖。

小皇帝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眼睛向上望,轻轻地说:“母后您不能老这么人云亦云。你看看如今这欧美国的荼果,难道不都是三人成虎炒出来的?当初有人说涩的荼果好吃,就一大堆我国人疯抢着出高价抢人家本国都不吃的涩果子。后来又说熟透的荼果好吃,又是一大堆价格疯抬,现在连打了激素的荼果说好吃都人手一个了,那以后说烂掉的荼果好吃,您是不是还要把它供起来呀?”

太后震惊的看着小皇帝,抬手飞快的拍了拍胸口,“好啊,你现在还会顶嘴了,我难道不是为你好么!大家都说好那就一定有好的道理,我管他是真是假,既然别人都这么说,那你就这么做肯定也错不了!”

小皇帝无奈的想扬起嘴角保持微笑,尝试了几下终于没能成功,连眼角也撇下了。

“而且撇开这些不谈,华皇后到现在为了你矜矜业业,掌管后宫,对你也是相敬如宾。你现在这样子,对她就公平吗?她和其无辜啊,她也是个人啊!”

6.
小皇帝考虑了半天,终于发现这个问题他永远无法和他老娘辩出个是非黑白,只能让太后胜利一般的在他身后继续叫嚣着,没办法,我这叫战略性迂回,老娘她左眼写着[垂帘听政],右眼写着[军机大权]呢,我能妥善的活到今天也是难能可贵,该知足了。

小皇帝这样胡思乱想着,一个不留神脚下一个趔趄,他愣愣地看着紧张扶着他的联公公,终于是忍不住咬紧唇,呜呜咽咽地抽涕起来。

这世上人心都是肉做的,哪有不疼的,我也是个人啊。




【夭寿啦,魔王又出来巡山啦!】paro,大写的梗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只手呢!!!顺带一句,洗澡真是脑洞爆发的时候啊_(:з」∠)_······


类似全息网游背景的paro

如果写的话可能会用作小长篇,背景部分可能经不起推敲,大致到时候还需要改,请嫑在意细节。


原游戏服大神现新人小号梅长苏x游戏终极BOSS魔王NPC飞流


“梅长苏”这个玩家原来叫“林殊”,是游戏里数一数二的大神,结果后来因为游戏帮会间的一些矛盾,被朋友背叛,同时也因为被最好的朋友,游戏里另一位大神水牛误解。于是虽然后来事情水落石出,但也由于心灰意冷而删号,离开了游戏。后来终究是原谅了朋友,但也不愿去招惹是非,便去另创了新人小号“梅长苏”,重新游戏。


飞流便是梅长苏离开那段时间游戏里创造出的新BOSS,被称为最终BOSS的存在,掌管半个世界的魔王,武力值第一。更可怕的是飞流是拥有自己智能AI的高级NPC,如同常人一般。因此玩家们经常能看到“喜怒无常”,“心狠手辣”的炒鸡大BOSS飞流四处晃荡,见人便揍,堪称行走的死亡FLAG。


于是乎,有一天,当重回游戏面对物是人非而表现的意外生疏结果被新人小号的梅长苏,遇到了正巧在山间四处晃悠打发时间的飞流······


梅长苏:这孩子辣么可爱,竟然是传说中凶狠残暴的终极BOSS?怎么看都让人起不了警戒心啊······


飞流:这个勇者简直是有史以来最弱的了,简直呼一口气就能把他吹倒一样。算了,看在他还顺眼的份上,就把他收做宠物,以后跟着自己混吧。


至于等梅长苏终于见识到飞流为什么会被称为行走的死亡FLAG,一怒冲冠为蓝颜,支身全灭游戏帮,那又是后来的事了。


对此,游戏中的玩家是这么表示的:

夭寿啦!!!原来的飞流每天就能把人轮100遍啊100遍了,现在身边竟然还出了个狗头军师,这破游戏简直玩不下去啦(ノಠ益ಠ)ノ彡┻━┻!!!!




其实写这么多只是想问问,一不小心就被飞流收做宠物,后来还当做蓝颜祸水,不知不觉更是被飞流倾尽天下包养的苏哥哥是什么样的心情?


梅长苏:······

《报恩记》一文伏笔解释

友情提醒:请在阅读完《报恩记》以后再来观看本篇

稍微解释一下《报恩记》的各种伏笔,也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初心,感谢@流 姑娘的友情客串。

《报恩记》的情节分三部分,开始飞流得到一个机会与梅长苏相见三次。第一次飞流成为林殊的老师,第二次飞流重回少时,第三次飞流作为神与弥留之际的梅长苏相见,梅长苏许下与飞流三世相见的愿望。轮回开始(?)

以下大致为文中伏笔的总结概括

========================================

流 回复了 無庸:不管是成神还是为人,这个循环是逃不过了。为人之时不能窥见天命,成神之时明知命运如何发展却只能袖手旁观,怎么想怎么虐,你到底想咋!你说!

無庸 回复了 流: 其实有因才有果啦,就像飞流在打galgame一样,出现[告知],[不告知]这样选项的时候,他选择了不告知,所以剧情就只能走向be。其实你可以这样想,正因为是飞流,正因为他太喜欢梅长苏,他有这份情,所以他每次都会选到be,无论这是第几代“飞流”,他们永远都会走到这个end。也正因为梅长苏对飞流也有情,所以无论怎么许愿,他永远都会想到飞流,三生三世再次见面……所以,这都是因为两人相爱啊√

流 回复了 無庸: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無庸 回复了 流: 来,听我继续给你解释!其实苏哥哥第二世的时候要比原来本世界的时候要更加果断决绝,其实也是因为小飞流。一是飞流本在林殊年轻时就告诫过他,结果他还是大意,所以才更加悔恨,记忆尤为深刻,二是第二世中小飞流的更加努力也让梅长苏又一次想起了“苏先生”,进而想到了当初的告诫和自己的错误,也提醒了他这次不要重蹈覆辙……就像是小飞流由于开了金手指外挂结果导致剧情加速,简直效果良佳啊(๑•̀ㅂ•́)و✧

流 回复了 無庸: 飞流内心OS:我他妈也是日了狗了

無庸 回复了 流: 还有撒,第一个故事里本应年少潇洒肆意的林殊为什么会那么细心的发现“苏先生”的保护?甚至在“苏先生”死后那么伤心?第二个故事里梅长苏为什么给飞流吃鬼节头七才吃的元宵?为什么还说飞流像“苏先生”?第三个故事中为什么遇到那样光怪陆离的事情梅长苏还说想到了飞流?为什么要说三生三世?……你说,梅长苏到底知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ω・`)?

流 回复了 無庸: 【doge脸】还能不能好好谈恋爱啦┻━┻︵╰(‵□′)╯︵┻━┻

無庸 回复了 流: 而且这篇文都是以飞流的视角来写的,好多他都无法解释无法注意呢,这个轮回真的是从飞流这里开始的吗?……啊,包袱抖得差不多了,一身轻松_(:з)∠)_

以上,感谢阅读

́

报恩记

为了能够好(继)好(续)做(发)人(梗)

阅前提示:

1.本文全文都是伏笔,可以的话请做笔记阅读。(并没有)

2.请放慢速度,仔细阅读本文,推荐阅读全文后再看一次文章题目。

3.本文中作者没有做任何事,情节发展全由文章人物主导操控。

4.欢迎阅读完毕后来找作者讨论各种与此篇有关或无关的问题,欢迎来搞,跪求(´・ω・`)

授权: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最后,虽然这篇文剧情枯燥拖沓没有文笔又奇葩幼稚,但是答应我,好好的看完它,慢慢的仔细的,看到最后好吗,真的是万分的感谢。

以下正文

=========================================

飞流觉得时间过了很久。久到周围的人都已经开始遗忘梅长苏是谁,久到他已经恢复正常了解了当年梅长苏的愁苦,久到他在江湖漂泊阅尽千帆后自刎于梅长苏的墓前……

等他回神的时候,他已经在一片黑暗中待了很久了。

四周无声又无息,仿佛是亘古,又仿佛只是一瞬,直到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给你三次机会,让你去见梅长苏,你想去吗?

(1)

还没有等飞流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身处一座宅院当中。飞流打量了自己一番,身形佝偻,皮肤枯褶,虽然精神有些劲头,但仍抵不住这具身躯已是风烛残年的事实。

那道声音好似知道他心中所想一般,竟是不等回答就将他送了过来。但就算是回答,飞流想,他也是万般愿意的。如今就算拖着这残破不堪的身体,他也想在仅剩的时间里,再看一眼,再去见见梅长苏,再看一次他的苏哥哥。

不过那道声音说让他来见梅长苏,好像就真的做到了。飞流很快便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林家请来的江湖中有名的大侠,特意去教导林殊,只不过少了个名字让他自己去决定罢了。飞流想了想,决定了“苏流”这个名字。

很快一晃三年而逝,这三年中飞流极力教导林武艺,同时也不动声色地让他学习纵横之技,捭阖之术。一面想阻止林殊成为梅长苏,阻止那场悲剧的发生;一面又在害怕,万一自己真的阻止成功,没有了梅长苏的存在,那还会有以后的飞流吗?

这具身体终于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飞流躺在床上,床边是来送恩师最后一程的林殊。飞流的意识逐渐模糊,这三年来他为了怕被林殊看出破绽,一直都是除非必要指导,否则绝不在林殊面前露面。他本以为在这样的相处下,林殊也绝不会对他有什么深厚的感情。

然而林殊就是梅长苏,梅长苏亦是林殊。当年的梅长苏尚可在本应毫不关己的情况下救下飞流,如今的林殊为何就不会在三年相伴的情况下对冷漠严厉的师父敬重有加呢?想到这,前生梅长苏在自己面前生逝的景象好像又一次浮现在眼前,那种无能为力只能看着自己最重要的珍贵之物在手中破碎的绝望深深攥住了飞流的心脏。

飞流伸出手,紧紧的抓住林殊的臂膀

“你以后一定要意志坚定,不要轻易动摇!”千万不要轻信小人们的花言巧语!

“凡成大事者都必须果断狠决,有自己的谋断!”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心软而放虎归山!

“既然决定了自己的目标就不要停止!”若是不斩草除根必将会招来大祸!

望着迷蒙中,林殊大恸的面庞,飞流终是满足一笑,闭上了双眼。苏哥哥,曾经看着你在我面前离去,这次换我在你面前,因为那太痛啦,飞流再也不想再感受一次啦。

(2)

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飞流发现自己已经很习惯了。这次他自己竟然还是飞流,不过却是刚被梅长苏捡回去不久的飞流。

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之前那令人窒息的绝望仿佛还保留在身体中,让他不自觉地咬紧了牙根,眼眶禁不住发红,那是永远都无法习惯的荒凉,可以让人所有的生息都随着内心呼啸而过的寒风逝去。

突然,一个微凉的手掌轻轻的附上了他的额头,“我们小飞流又做噩梦啦?不怕,苏哥哥在这呢。”

飞流愣愣地抬起头。他本以为,经过了那么久,自己或许还记得,但也不会有更多的清晰了。直到现在他才发现,有些人,有些事,从一相遇便已注定会烙印在灵魂上,沧海桑田也不过恍然如昨罢了。

“苏……哥哥……”终是忍不住扑进了梅长苏的怀抱嚎啕大哭起来,倒是把梅长苏吓得不轻,手忙脚乱地安慰着。飞流知道自己现在的表现很不对劲,更不应该在这放声哭泣,但他不想再忍了,两生两世的生离死别早已让他的精神紧绷,不堪压折。将自己深深地埋进那熟悉的怀抱里,飞流默默地发誓,今生绝不再让悲剧重演。

自那之后,江左盟的人发现,那个被宗主捡回来的孩子逐渐变得懂事起来。他不再东打西闹地让人为难,只是每天都片刻不离地跟在宗主身后,体贴照顾嘘寒问暖,若是宗主离了视线便惊慌失措,大动干戈,非要重新看到宗主才好。

众人无不感慨梅宗主运气不错,孩子太有良心,就连蔺晨见了,也不免嗟叹惋惜,“好一只护主的狼崽,可惜太黏主人了。”梅长苏望了望他,神色不明,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飞流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他想告诉梅长苏一切,可他自己也知道,且不说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的一面之言能有多少人相信,更别说说出来后信不信与否,梅长苏将会怎么看他。飞流更知道自己对梅长苏现在太过依赖,但如今,梅长苏就活生生的存在他的面前,触手可及的温暖令他只想永远依偎在梅长苏身边。时间无法停止,他能做的就只能尽自己的全力去守护梅长苏,也希望自己那过分的依赖让梅长苏心有犹豫,不要在最后甘愿的赴死。

那一天的到来并不太久。天一大早梅长苏就将飞流叫到了身边,给了他一碗元宵。飞流不疑有他,大口大口快速地将元宵吃下,梅长苏笑了起来,“没人会和你抢的,飞流你慢点吃也不急。”飞流望了望梅长苏,不懂苏哥哥要做什么,梅长苏笑够了,顺手将飞流拉过来,“来陪苏哥哥说会儿话。”“嗯!”飞流乖乖的坐了过去。

梅长苏伸手摸了摸苏流的头,“苏哥哥总觉得飞流很像一个故人。”

“故人?”

“嗯。”梅长苏没有多说,反而换了个话题“苏哥哥年轻的时候犯了个大错。”

飞流没有说话,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来,只能紧紧抓住了梅长苏的袖口。梅长苏仿佛没有察觉,伸手将飞流抱在了怀里,一遍一遍的抚摸他的背脊,让飞流不自觉的放松下来,有些昏昏欲睡。

“曾经有人提醒过苏哥哥,可是苏哥哥没有在意。便因为一时的心软和意志不定,造成了无法弥补过错。那人曾是苏哥哥的先生,名叫苏流。那个人,和飞流你很像。 ”

梅长苏的怀抱很是温暖,温柔的让人眷恋,然而飞流此刻却止不住的手脚发凉,心下一片震惊。他想起身动一动,才发现自己四肢无力,神智已然有些不清,梅长苏的声音仿佛从远方传来,飘忽不定。

“苏先生虽然看起来冷漠严厉,但我却不怎么害怕他,因为他总是在暗中保护着我,却不知我早已知晓。那种小心翼翼无微不至的感觉,正和飞流你很像。虽是一冷一热,本质却是全然相同的。”

“苏先生曾经告诫过我要意志坚定,为人果断,但我当年却因为自己妇人之仁的犹豫而害得七万人惨死。当初我错过一次,如今,我绝不会再错一次了。飞流,苏哥哥知道其实你懂的,答应苏哥哥,醒了以后和蔺晨哥哥好好的在琅琊山活下去,好吗?”

“凡成大事者必须果断狠决,不轻易动摇,不达目标绝不停止。但你与苏哥哥不同,你的未来还有无限的可能性,你还可以更好的成长……”飞流绝望不已,他想张口大声哀嚎,想要起来死死的抱住他的苏哥哥,但他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望着梅长苏不舍却决然的目光,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苏哥哥……

(3)

飞流迫不及待地睁开了双眼,入眼一片黑暗,四周寂静无声,他大声惊叫着,“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我什么都没有做,事情会变成这样全是你自己的选择造成的。

“我不过是想阻止悲剧的发生!如果我回去以后事情还是会那样发展,那我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万事万物有因必有果。如今世事的发展,皆是你当初私心之因结下的果。

“我……”飞流不可置信的喃喃出声,本以为是为了救人,却不想一切的悲剧竟是全由自己所致。巨大的痛苦瞬间淹没了他,他手足无措,不知不觉间竟已泪流满面,“救他!救他!要怎么做才能救苏哥哥?!求求你救他!救他啊!”

事情发展至此,常人已无法改变。

“常人无法改变,那神呢?!”

神?你想成为神?

飞流本是崩溃欲绝,所以才不假思索的问出那么一句,却没想到那道声音竟真的会回答,说着“神”的时候语气不明,似是嘲讽又像是可怜,让飞流一下子愣住了。然而那道声音却没有在意飞流的反应,竟是饶有兴趣地接了下去。

你想成为神,可以。但是神虽法力无边却无法滥用,你可以实现任何人的任何愿望,但你的力量却也只能实现他们的愿望,无法根据自己的意志来使用。

飞流还未反应过来,只见白光一闪,他已身处一片朦胧之中,面前竟是弥留之际的梅长苏,他顾不得其他,脱口便问

你有什么心愿吗?

梅长苏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躺在那里感觉着意识逐渐飘远,突然他听到一个声音问他是否有什么心愿。本该觉得是颇为荒唐的,他却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了飞流,那个被他迷晕送走的孩子。

“我这一生所失颇多,所欠也良多。好在亲朋都有所归处,使我问心无愧。唯一有所不舍的,是飞流。那孩子视我如生命,我却因为各种各样的不得已最终负了他。”

“若是可以,只希望三生三世,与他再次相见。”

=========================================

End.

最后一个问题:那道声音究竟是谁(´・ω・`)?

隔壁发了一篇正文伏笔的一些详解,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_(:з)∠)_

[膀友!听说过仙狐报恩吗?]paro,大写的梗

依旧还是一个清奇的脑洞,估计也是用作短篇写的梗,画风请看我旋转跳跃闭着眼吹 (((o(*゚▽゚*)o))),只是想要看书生梅长苏与小狐妖飞流的故事

大隐隐于市的原主梅花的仙人现村口教书先生梅长苏x喜欢梅花的小白狐狸飞流
(人设剧透的一塌糊涂,但是没事er,反正我又不会把它写成文(๑•́₃ •̀๑))

村口的教书先生梅长苏,其人温文尔雅,玉树临风,可谓是陌上人如玉,君子谓无双。是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大众男神。然而有一天,人们的大众男神突然捡到一只小白狐。

山中合鸟主:膀友,听说过仙狐报恩吗?

苏先生:……我没救过狐……

合鸟主拎出飞流

苏先生:救过!

合鸟主:……噗。

合鸟主表示:我错了,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把飞流捡回来,那孩子哪里是白狐,简直是一只白虎。那书生把飞流带回去,绝对是上辈子拯救了世界,不!是这辈子拯救了我所有的鸽子!

苏先生表示:只是因为在小路上拾起一枝梅花顺手种在院子里,没想到还顺手牵来了一只小狐狸,甚好甚好。就是这孩子能不能别老是往我身上黏(苏先生您先松手行不?),咳咳,至少得等这孩子成年……

飞流表示:喜欢梅花,也喜这个人类,浑身上下全是梅花的香味,喜欢的让狐狸醉醺醺的。但是这个人类为什么就是不能好好的给他抱一抱?

我和你们说,我拒绝吃药,小飞流一闻到梅花香就像喵星人嗅到木天蓼一样什么的,我就旋转,跳跃,闭着眼想想(๑•́₃ •̀๑

苏流转世修仙paro,大写的梗

欸嘿!没错我又作死的发梗了。其实是之前提到修仙梗结果就想到了另一种模式的修仙梗惹……大概只适合短篇形式?


梅长苏本来是天上的麒麟命将(表在意细节),本是为了下界渡劫,成为了人间的梅长苏,只等人身死后回归天庭位列仙班,但是人间的事基本上全忘了,只有模糊的印象。


飞流本来也是天界白虎院中的梅花(所以成人后心智不全),因为主杀,所以也下界渡劫,溯洗杀气。却没想成为人身后在梅长苏的影响下开了心智,更是因为后来梅长苏死后也为梅长苏殉情(并没有)而死,因此两人惹上了因果。


结果回归天庭后两人要解开因果。梅长苏因为法力深厚所以记忆深处有些印象,而飞流因为只是梅花有幸开了灵智成仙,所以只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本身却还是看上去冷冷冰冰没有什么情绪,毫不在意。


所以最后基本上就是


梅长苏:哎哟这株小梅花看着挺熟悉,感觉挺(很)喜欢~


飞流:……这位上仙484有病?


等一系列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的#梅长苏追妻之路#,#总有位上仙对着我痴汉#,#最近总觉得自己好像很想吃♂梅花怎么破#


其实说白了也只是想看苏哥哥倒追小飞流而已,小攻必须虐(๑•̀ㅂ•́)و✧


最后,背景交代还写辣么长辣么废话我也是醉了_(:з)∠)_


LOFTER我就交给你啦(๑•̀ㅂ•́)و✧!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